首页 > 正文
北京皮肤突然有皱纹了,北京皮肤紧致提拉做什么,北京面部拉皮去皱美容

北京为什么脸上有皱纹,北京整形抬头纹哪里好,北京面部埋线提升过程图片,北京4D提拉 面部紧绷感,北京面部提升是什么原理,北京中下面部提升有效果吗,北京35岁面部提升适合,北京蛋白线提升小v脸,北京小v脸提升术可以永久吗,北京什么叫面部埋线提升术

  原标题:暖闻|湖北聋哑老人走失滞留救助站3年,通过人脸识别找到家

  聋哑人走失三年多之后,湖北咸宁市崇阳县65岁老人姜国良终于回到了家。10月18日,邻县通山县救助管理站工作人员赵海波告诉澎湃新闻,姜国良系聋哑人,不识字也不懂手语,救助站三年来一直在为其寻找家人。最终,借助警方的人脸识别系统,姜国良得以跟家人团聚。

要回家了,姜国良与救助站工作人员挥手告别。受访者供图

  赵海波介绍,2014年1月19日,姜国良被群众发现在该县西客运站附近门店里的地上躺着,随后被西城派出所民警送到该救助站。

  由于姜国良是聋哑人,不识字,也看不懂手语,身上也没有带任何能表明其身份信息的物品,救助站只能将姜国良先送到通羊镇福利院,后转到通山城市福利院。

  赵海波说,在此期间,救助站通过联系媒体、志愿者发布寻人信息,都没有获得有效信息。今年7月,救助站联系通山县公安局对姜国良进行DNA采样,也未比对出姜国良的家人信息。

姜国良(左二)抓着弟弟的手不放。受访者供图

  按照相关规定,三年内未确认被救助者身份信息的,救助站要对被救助者进行优化安置,并落实户口。10月12日,救助站工作人员听闻县公安局引进了最新的人脸识别系统,可以通过识别人脸来比对身份信息后,于13日上午带着姜国良到县公安局进行人脸识别查询。经过短暂的等待,警方终于查到姜国良的身份信息。

  “当时在着手为老人办理户口手续,抱着最后一丝希望,我们在警方的建议下做了人像对比,没想到就查到了,很高兴。”赵海波说。

  当日下午,姜国良的弟弟姜国维带着儿子前往救助站接哥哥回家。赵海波说,见面时,老人握着他弟弟的手不放,激动地抖个不停。

  姜国维回忆,哥哥是在前去探望妹妹的途中搭错车走失的。这三年来家人也一直在寻找哥哥,但始终没能找到。他说,多亏了救助站和警方的努力,一家人才能团聚。

责任编辑:时鑫

  原标题:暖闻|湖北聋哑老人走失滞留救助站3年,通过人脸识别找到家

  聋哑人走失三年多之后,湖北咸宁市崇阳县65岁老人姜国良终于回到了家。10月18日,邻县通山县救助管理站工作人员赵海波告诉澎湃新闻,姜国良系聋哑人,不识字也不懂手语,救助站三年来一直在为其寻找家人。最终,借助警方的人脸识别系统,姜国良得以跟家人团聚。

要回家了,姜国良与救助站工作人员挥手告别。受访者供图

  赵海波介绍,2014年1月19日,姜国良被群众发现在该县西客运站附近门店里的地上躺着,随后被西城派出所民警送到该救助站。

  由于姜国良是聋哑人,不识字,也看不懂手语,身上也没有带任何能表明其身份信息的物品,救助站只能将姜国良先送到通羊镇福利院,后转到通山城市福利院。

  赵海波说,在此期间,救助站通过联系媒体、志愿者发布寻人信息,都没有获得有效信息。今年7月,救助站联系通山县公安局对姜国良进行DNA采样,也未比对出姜国良的家人信息。

姜国良(左二)抓着弟弟的手不放。受访者供图

  按照相关规定,三年内未确认被救助者身份信息的,救助站要对被救助者进行优化安置,并落实户口。10月12日,救助站工作人员听闻县公安局引进了最新的人脸识别系统,可以通过识别人脸来比对身份信息后,于13日上午带着姜国良到县公安局进行人脸识别查询。经过短暂的等待,警方终于查到姜国良的身份信息。

  “当时在着手为老人办理户口手续,抱着最后一丝希望,我们在警方的建议下做了人像对比,没想到就查到了,很高兴。”赵海波说。

  当日下午,姜国良的弟弟姜国维带着儿子前往救助站接哥哥回家。赵海波说,见面时,老人握着他弟弟的手不放,激动地抖个不停。

  姜国维回忆,哥哥是在前去探望妹妹的途中搭错车走失的。这三年来家人也一直在寻找哥哥,但始终没能找到。他说,多亏了救助站和警方的努力,一家人才能团聚。

责任编辑:时鑫

  原标题:暖闻|湖北聋哑老人走失滞留救助站3年,通过人脸识别找到家

  聋哑人走失三年多之后,湖北咸宁市崇阳县65岁老人姜国良终于回到了家。10月18日,邻县通山县救助管理站工作人员赵海波告诉澎湃新闻,姜国良系聋哑人,不识字也不懂手语,救助站三年来一直在为其寻找家人。最终,借助警方的人脸识别系统,姜国良得以跟家人团聚。

要回家了,姜国良与救助站工作人员挥手告别。受访者供图

  赵海波介绍,2014年1月19日,姜国良被群众发现在该县西客运站附近门店里的地上躺着,随后被西城派出所民警送到该救助站。

  由于姜国良是聋哑人,不识字,也看不懂手语,身上也没有带任何能表明其身份信息的物品,救助站只能将姜国良先送到通羊镇福利院,后转到通山城市福利院。

  赵海波说,在此期间,救助站通过联系媒体、志愿者发布寻人信息,都没有获得有效信息。今年7月,救助站联系通山县公安局对姜国良进行DNA采样,也未比对出姜国良的家人信息。

姜国良(左二)抓着弟弟的手不放。受访者供图

  按照相关规定,三年内未确认被救助者身份信息的,救助站要对被救助者进行优化安置,并落实户口。10月12日,救助站工作人员听闻县公安局引进了最新的人脸识别系统,可以通过识别人脸来比对身份信息后,于13日上午带着姜国良到县公安局进行人脸识别查询。经过短暂的等待,警方终于查到姜国良的身份信息。

  “当时在着手为老人办理户口手续,抱着最后一丝希望,我们在警方的建议下做了人像对比,没想到就查到了,很高兴。”赵海波说。

  当日下午,姜国良的弟弟姜国维带着儿子前往救助站接哥哥回家。赵海波说,见面时,老人握着他弟弟的手不放,激动地抖个不停。

  姜国维回忆,哥哥是在前去探望妹妹的途中搭错车走失的。这三年来家人也一直在寻找哥哥,但始终没能找到。他说,多亏了救助站和警方的努力,一家人才能团聚。

责任编辑:时鑫

北京蛋白线提升跟筋膜提升有何区别
城市相册
栏目精选
每日看点
重庆正事儿
本网原创
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01121215638